依然语音识别×机翻×脑补,为了尽可能理解意思疯狂百度啊有道啊基本是用几小时换一分钟啊哈哈……。

搞完之后感到超级敬佩那些坚持做汉化和翻译的人,反复对着一段话真的非常消磨人的耐心和激情啊。也可能是我连基本的语法都不懂就直接开搞消耗几何倍增的缘故。

感谢分享cd的musagetes大大!

——————————正文开始——————————

07.三千世界の鴉を殺しWINGS(2011春)71号付録CD

*嘈杂的人声*

莱拉:……就是这样,看到她的名字登记在外宇宙探查船的船员名单上时,那种冲击感简直——!

卡加:我明白。我非常了解你的感受。‘干脆当场射杀那个草包好了’,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哦。

莱拉:没错!就是那样。太感谢了,卡加总是能理解我的心情,如果那个笨蛋白痴上司在工作时也一样再努力体贴一些就好了。

卡加:但是,那个巨大的精神压力会给你的美丽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吧?我有偷偷担心过呢。毕竟,你一直都是像太阳一样活力四射的啊。

莱拉:哈~竟然说像太阳,我也就是刚开放的向日葵的程度而已。

卡加:确实,站立在大地上凝视着太阳的凛然姿态,和你的氛围很相似呢。

路西法多:(消沉)你们俩,在本人眼前说坏话来热烈lovelove的行为也太过随心所欲了吧。长篇大论的牢骚和酒吧里的醉汉是同一水准哦。

莱拉:什么啊那个没品的举例,女性之间的茶会聊天也是一样的。

卡加:你这莱拉巨大压力的来源,听听什么才是人类水准的话吧!

路西法多:那么,请问人类的二位,嫌我说话碍事的话,为什么还要在勉为其难陪同的我面前炫耀啊。

卡加:笨、笨蛋!谁会做那种破廉耻的事啊!

莱拉:对看到船员名单时产生的精神痛苦来说,索要点慰劳费也是应当的吧。

路西法多:什么啊,请客的话最简单直接的御用品就是这店里最高级的红酒了。

卡加:不行哦莱拉,金钱方面的报复对于这个男人是最无效的了。

莱拉:恩,我知道。而且不管我怎么说这个男的也不肯把她的名字排除在名单外,这么久的交情简直跟不存在一样。

卡加:路西法多,为什么要把那样的东西放在探险船上,除了那些腐倾向的女性士兵以外,其它的船员全都很嫌弃啊!

路西法多:那是我的娱乐来源啊,(愉快)我觉得在这旅途中,她们的工作比男性们有意义多了。

卡加:(叹气)啊啊,如果现在萨兰在这里,至少还能用猛烈的吐槽让我们心情痛快点。

*开门**脚步声**关门*

莱拉:诶?现在进入店里的是宪兵队的阿历沃尼大尉吧,是要和谁碰头吗。

路西法多:哎呀,过来这边了,看来是有要用到我的地方了。

马尔切洛:哟~找着了,有事要拜托你。这个,我能坐这儿说嘛。

路西法多:请吧。有什么想吃的吗?之后的结算统一用我的,所以请你哦~

马尔切洛:不,不了。(坐下)我已经在房间吃过了。

路西法多:莱拉刚要追加红酒,一起来点吧。

马尔切洛:哈,不错嘛。

路西法多:是什么事?

马尔切洛:不好意思哈……那个,能跟我一起……退治幽灵吗。

莱拉:诶?!

路西法多:这可不像马尔切会拜托的事,有什么原委吗。

马尔切洛:不是我自己要干的。

路西法多:啊?只是,幽灵一般来说都是几种现象的总称。空间中残留的思念能量的再生现象导致强大的思念能量在空间中造成烙印啦,自己的影像失真偶然出现了看起来像人的东西啦,还有就是,精神生命体之类的。

马尔切洛:还有精神生命体这种的吗。

路西法多:有的,不过栖息环境很有限。

卡加:当然最常见的就是记忆器官——大脑所谓的错觉。因此,通过各种图像记录媒介拍摄和记录测量仪器的数值变化等等,对于客观证据的取得都是必要的。

马尔切洛:即使看到的灵异录像似模似样,也还是有许多被误认的东西是由科技手段或另一种自然现象造成的伪造现象啊。

路西法多:不过,有一些被认为是真的。这类的很容易察觉到吧,卡加。

莱拉:(颤抖)你、你以前见过吗?

卡加:本来医院就是强烈的思念能量经常产生和残留的地方。不过只是单纯在那里浮游的话,大部分很快就会消散了。

路西法多:遵从法则当然会那样了。

莱拉:但是,那个……通常是叫做怨念……吧。

卡加:偶尔也有故意造成巧合联系到幽灵身上,让人下意识以为那是自己用咒语实现的情况就是了。

马尔切洛:自导自演的家伙吗,就是被称为‘灵能者’的那帮人吧,那种相当自以为是的集团。

路西法多:嗯,幽灵讲坛就到这里。说来,到底是怎样的情形让宪兵队长过来委托退治幽灵的啊。

马尔切洛:啊。以前有传闻说,特别练兵场那边有男性幽灵出现,那个男人的相关者证实了这一点,所以要在基地转移之前确认下……

莱拉:对方是幽灵为什么要出动宪兵队啊?!

路西法多:因为是此世间的非法滞留者?啊哈哈哈哈!

莱拉:(叹气)太乱来了,那种程度委托给军曹他们就好了吧!

马尔切洛:(悄声)那个啊,给那家伙验尸的是我最不擅长应付的人,据说那家伙的心胸可能~是和什么东西同步了。也就是说,委托人已经成了委托人,无法拒绝俗务那就是所谓的的真相了。

卡加:对你来说,还能让权力发挥出此等力度的,是拉克罗司令官?

马尔切洛:不……那个,还有总务科的梅格史密斯少校呢。

路西法多:梅格史密斯……?(叮)那不是艾卡特里娜萨诺巴比奇大人吗!!哎呀哎呀哎呀~~当然要去啦!马尔切退治幽灵也带我一个,退治结束之后,还能亲耳听到艾卡特里娜大人赐下赞赏之言呢~~

马尔切洛:呃,啥~啊那个尊敬的样子!而且说的是退治幽灵,你真听懂了吗。

卡加:这个脑子少根筋的男人,是紫色天堂初代总编、那个女妖怪的超级粉丝来着。

莱拉:结果声称是为了自己的娱乐就把那位窝藏进外宇宙探查船上哦,真是难以言喻的暴举。就算心情多少有些低落也太蛮不讲理了吧!

马尔切洛:哇,是白痴吗!真不知道你在想啥!

莱拉:是吧是吧!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请多说说这家伙!

路西法多:喂马尔切,什么时候出发去特别练兵场呢,今晚现在就走?或者明天也行,我什么时候都没问题但还是早点比较好哦~

卡加:你是远足前的小孩子吗。

马尔切洛:(叹气)你想的话今晚就可以,我也想赶紧收拾完这令人焦躁的事态好去睡觉,要不是那女人出来讨人嫌,幽灵这东西还真没治。

卡加:我懂了,与幽灵不同,现实存在于世的东西影响力要大得多哪。

路西法多:那位大人的同性恋色情小说,可是具有奇异的哥特浪漫呢~

三人和声:笨蛋不要在这里说啊!

路西法多:是吗。如果幽灵是真的,我就做不到和它沟通了,卡加也一起来吧。

莱拉:不、行!太危险了,好歹设想下好吗,会有桌子飞过来吧!

马尔切洛:特别练兵场扩建的训练室里,一直都没桌子的。

路西法多:出现那种程度的现象的话,就到了我的最佳登场时机了。

莱拉:出现转动180度的头啦、强大的从肖像画中脱出的恶灵啦、躲避间什么东西一个接一个飞出、栅栏不停震动、人偶带刀飞扑过来、被咬住头不放、遇到破破烂烂合着音乐跳舞的集团的话该怎、么、办、啊!!

路西法多:虽然超可怕但却很想看呢。

马尔切洛:而且,到底是不是幽灵还很不好说。

卡加:没关系的莱拉,因为路西法多也会一起,请相信并等待着我们的归来就好。

莱拉:这怎么能行!我也要一起去。

卡加:可我不想让你感到害怕啊……

莱拉:你的这份心意让我很开心,但我已经决定,如果有个什么万一,即便只能挡在你身前我也要保护你。

路西法多:(小声)医生好像公主殿下哦。

马尔切洛:喂,幽灵是轻机枪和激光束都行不通的可怕存在,你要如何保护你的男朋友啊。

莱拉:那个……那个……就用这拳头!!

三人和声:拳头?!

马尔切洛:(悄声)那个只能用来杀人吧,喂。

路西法多:(悄声)哎呦,那可是人家中队的肌肉羊里超有人气的铁拳哦,不错吧~

卡加:谢谢,到时就拜托你了哦,莱拉。

莱拉:那么走之前就让我们喝个酒精神一下吧!请给来张酒单!

马尔切洛:明明很害怕却这么勉强自己么。

路西法多:喝醉就会大虎化的这女人可是最强的哦,不过是无差别攻击的狂战士状态就是了。

马尔切洛:在幽灵之前我们会首先逮捕她的吧!

*转场*

*寂静中几人的脚步声*

莱拉:白天中队的训练中意识不到,不过这儿应该是挺有人气的地方吧。

卡加:从外面感觉不出来呢,这里的磁场有问题,这种程度的异常普通人是感觉不到的,但像小鸟这样的小动物就会觉得痛苦。

马尔切洛:啊,是那个原因吗,是听说过有小鸟从窗户误入,疯狂飞来飞去最后死掉的消息。

路西法多:那么,精密器械也有损坏了?

马尔切洛:5年前,格斗训练用机器人失控,杀死了总务科的士兵。

在没接收电信号的状态下,用最强模式的过大力量进行了攻击。头骨被压碎,全部糊成一团,都看不出人形了。不过现在已经改造成不会使出水准以上力量的了。

路西法多:呜哇~~啊,因为涉及总务科的士兵,也就是艾卡特琳娜大人的部下,所以才。

卡加:难道说以前,从特殊兵科的实战技能研修席出来的时候,好像是在这里看到了部下的幽灵,就是第一次见到路西法多的那时。

莱拉:难道史密斯少校是具有那什么灵能力的人吗?

马尔切洛:虽然说了在这里见过死了的部下的幽灵,但我想,是她妄想的可能性也是有的,那可是平时言行就很异常的人类。现在完全搞不明白啊。

*风*

莱拉:呜、为什么在室内起风了!

卡加:能感觉到地下放射出很强的能量,有什么被埋在下面吗。

莱拉:(颤抖)尸体吗?!

卡加:不,不对,跟思念能量之类的不一样,比那还要更强。

路西法多:嗯,高能量的供给源存在于地下,地基扭曲之后思念能量不再滞留也是可能的。

马尔切洛::(悚然)这、这是说……

卡加:幽灵故事的真实性很高的意思。

*疾风骤起*

莱拉:啊——!!

马尔切洛:妈妈咪呀——!!

*抱*

路西法多:诶?!(心声)被男人从后背抱住的情景真恶心~~~但是从前面抱过来的话也很碍事啊,所以卡加还有莱拉,等、糟糕!

路西法多:住手莱拉!因为身高差的关系卡加的头已经被勾住了,你那两条胳膊再挂在他脖子上,那位的幽灵就要在你腕子的助力下脱出了!

卡加:&*@#¥@@*……

莱拉:啊!(松手)

卡加:(落地)咳咳……

莱拉:对不起对不起——!

路西法多:没事吧!

路西法多:马尔切你也从我身上下来,该给我起开了吧。

*响动*

马尔切洛:那、那个,看啊……!

*响动*

莱拉:咿呀啊——!!不知何时前面有像人的东西在——!(扑)

路西法多:噗咳——这回轮到我被抱住了吗,抱成个三明治会动弹不了的,喂!

卡加:安静!好像有听到什么。虽然是不合格的特别新闻,就这么藏在文件柜里太可惜了,会成为遗憾的。

马尔切洛:我明白了!文件柜里的这家伙就是隐藏的那东西!我这样回复给史密斯少校就可以了吧?!已经清楚了所以就这样证言吧!!

卡加:不行,阿历沃尼大尉。特别新闻,是我的东西,谁都不会让的,我说过的吧。

莱拉:(哭腔)噫~~呀啊啊~~在向这边滚动啊~~~

马尔切洛:谁记得啊!你自己独占去吧!开玩笑吗!

路西法多:闭嘴,别老巴在我背后光说不动!吵死了,想想办法……

马尔切洛:你倒是想啊!

路西法多:哎呀,最后再说,想办法很简单的……怕成这样没问题吗,这才刚开始吧,也太反常了。

卡加:对了莱拉,这种情况下你的拳头说不定很有效哦!

莱拉:诶?!

路西法多:反正就当成格斗练习用机器人之类的就行,尽情往上招呼吧!

莱拉:是、是呢,这可不是该害怕的场合,解开裙子两边的磁性拉链……好,莱拉、冲啊——!(冲上前乱拳)呀——欧拉欧拉欧拉!!

*叮呤咣啷*

马尔切洛:呜哇~~她确实很强呢!可人体力是有限的,一直这样无法持续吧!

路西法多:所以你也上啊。我就和卡加一起想办法解决让磁场扭曲的能量供给源。

马尔切洛:知道了。那么,快点想出办法啊!——哼,看招!(冲上前乱拳)

马&莱:嘿!哈!我打!

*混合双打**叮呤咣啷*

*走动**风*

卡加:就是这里吧,能强烈地感觉到最初那股能量。

路西法多:能知道大概多深吗?

卡加:我想有数米。

路西法多:明白了。从分子分解消失的情况来看,是一次性造成的吧。不要接近我身边半径2米的范围。

卡加:了解。

*超能力启动*

马&莱:*混合双打**叮呤咣啷*

莱拉:诶,啊呀?

*彻底毁坏*

马尔切洛:能量供给被切断了吗。

马尔切洛:(喘)啊哈哈……干得漂亮,你很强哪。

莱拉:(喘)哈……你也辛苦了。我以前还觉得宪兵队长是把活都交给粗犷的部下,自己就在一边光看不动的角色呢。

马尔切洛:哼哼,出了任何事都要率先行动,再麻烦也要上的就是宪兵队哟。

马尔切洛:(走动)能量的源头到底会是什么呢。嗯?——哇啊!!

*快步*

路西法多:洞口连通了。你们小心点,到那为止进去的话就会成为遗失数据,会切断颈椎传送走的。

马尔切洛:这里开了窗了!只是怎么说呢,修补这个很难吧,怎么办啊。

路西法多:分解到了分子层级,已经混进空气中消失了。因为是切断能量源必须的,就别抱怨了,我会给出补偿的。

莱拉:(快步)(喘)都杵在这、干什么呢?

路西法多:这是埋在流民街地下的飞船的一部分。

卡加:是从银河系外漂流过来的那个空间传送装置吧。

路西法多:是吧。单靠这个没办法使用,因为一直深埋不管太久了,即使多少能运作起来也恢复不了正常机能了吧。

卡加:磁场会再产生的。弄不好空间就会扭曲哦。

莱拉:老是那个宇宙船在作祟啊。

马尔切洛:确实是,作祟呢。

卡加:要说是死掉的宇宙船的亡灵也不是不行。

路西法多:总之,这里就这样吧。今晚这就回去吧,我累了。

莱拉:藏在文件柜里的特别新闻也来回收吧。

卡加:都那么执着了,我当然想弄明白是什么。

马尔切洛:过了5年了,已经完全没有找到特别新闻的可能性了。

路西法多:嗯……里面是什么大概有头绪了,不过还是不要追究细节为妙。

莱拉:你想到什么了?

路西法多:总务科被称为某杂志的巢穴对吧?这是某杂志初代编辑长艾卡特琳娜大人的委托对吧?基于此,特别新闻报导的素材其实就是真实人物的事件吧?真不想看到那种东西啊。

三人:呕……

马尔切洛:那该是怎样的同性恋爱秘闻场景啊!

莱拉:太过分了,让我感到超级可怕的这玩意竟然是那种东西!

马尔切洛:白痴吗。要说差点升天也就这样了,脑子不好也要有个限度吧!

卡加:人类还真是活跃啊。

路西法多:活着真辛苦呢。就去深夜营业的咖啡厅那吃点甜的东西吧。

莱拉:啊……人家想吃巧克力巴菲~

马尔切洛:我请客,这次接的委托多亏大家一起了。

卡加:宪兵队也不容易啊!

马尔切洛:啊,是啊。虽说如此,士兵们多余的蛮劲儿造成的纠纷,可是比这繁杂得多哪。

*几人远去*

*叮呤咣啷**杂音*

END

 

评论(2)
热度(9)
 
© 四冬 | Powered by LOFTER